您所在的位置:德国赛车pk拾预测 >> 文化 >> 康巴人文 >> 浏览文章

在布达拉宫转经

甘孜日报    2019年05月24日

      ◎李勤安

      自驾去拉萨的朝圣之路,首选目标是藏地人民的精神高地布达拉宫——这座有一千三百多年,供奉大量经书和历代达赖喇嘛灵塔的地方。

      赶到落户拉萨的同学家已是下午,交谈中知道需提前一天预约方能如愿。第二天吃过早饭到布达拉宫订票的地方,远远发现弯弯曲曲的队伍排得老长。近前一看:还有许多人向这里涌。观察一阵儿明白,原来这些人是绕着布达拉宫转经。

      终因去得太晚订不上第二天的票,片刻沮丧后决定变更旅游计划,明天再订。当然,私下还有个计划就是他们订票,我去布达拉宫转经。

      记得有首歌唱到“绕山饶水绕佛塔……”咱绕布达拉宫。今生,也许来这一回。

      天,麻麻明,喊醒同行的伙伴,踏着一地灯光到布达拉宫前。观景台对面,五六家早点摊子前围着吃饭的游客,旁边停着一些车辆。灯光下,站着个穿大红僧衣的喇嘛师父,似乎在等人。出于礼节,合十问讯,师父微笑回应。征得同意后,手机里便有了他一张法相庄严的照片。照完相,我招呼背着相机的老崔让他给我和师父合影。当我站在师父右边时,师父的手主动拉住的手。他的手很温暖,让我有一种遇见亲人的感觉。照完相,合十告别。走几步,再回首,师父已经不见踪影。

      布达拉宫前的小插曲,让我回味很久。许是前世的缘分,让我们在此相逢。等下次相见,依然陌生——如果有下次的话。但师父的一个动作,却透出了无量的慈悲。普度众生,不是说说而已,需要在行动中体现。那怕是一个小小的动作。

      应当说,这天我是第一个转经者。四周静悄悄的,路灯把电线杆拉得老长,偶尔有鸡叫传来。我顺时针走着,拨着一个个转经筒。慢慢地,队伍越来越壮大。我有意识地观察他们,发现转经者大部分是中老年,还有一些是带伞的背包者。嘴里念着经文的转经者拿着佛珠,无一例外地面部柔和,表情平静。记得一位当地的朋友自豪地说,拉萨人民的幸福指数全国最高。走马观花三四天,基本认可这一观点。这里不论是物质生活还是自然环境比起内地差距很大,但却有奇高的幸福感。我想,一部分来自于信仰,一部分来自于与过去的对比。这些年,西藏的发展可谓一日千里。还有,过了不惑之年的我多少知道,幸福感更多地来自于对物质追求的淡泊。在拉萨的日子,给我留下最深印象的不仅是蓝天白云,更多的是当地人步履安详,透出股特有的淡定。这种平静,让外来的我们感到踏实。

      转经者到道路狭窄的地方难免遇到熟人,也打招呼,甚至家长里短几句,完事又继续念经。入口处有几家卖饼子的店铺,有的人买几个提着。左后方几家卖奶茶的陆续开张,转经者上前买一些,付过钱,继续完成预定目标。

      布达拉宫后面,有一老妇人坐在轮椅上,怀里抱着个熟睡的孩子,旁边跪着两个女孩子,一个手里还拿着X光片。转经的人走过去往地上的盆子里扔上一元两元,我跟着也放下一些零钱。

      据说,绕布达拉宫一周大约两公里里程。查过百度没有找到具体里程数,前后整整走了三小时却是事实。按我平常走路的速度,少说有十公里。我是在走,漫不经心地走。几个绕着布达拉宫一步一磕头的信众,样子很虔诚,不由令人肃然起敬。

      走到布达拉宫正面,转经者卸下帽子,头低下祈祷几句,接着转经。同行的人见我绕布达拉宫行走,,好奇地跟着走了三圈,坚持不下去便找地方休息了。不勉强,我自顾走自己的路。最后转完五圈腰酸腿疼,内心充满喜悦。

      他们预定完票,张罗吃早餐,这天的功课结束。第三天头顶月光,在路灯的陪伴下又转经三圈,本来说最后一天还要去,因为提前出发心愿未了。

      未了,也是因缘。下次吧。

      转经的过程中,我的思绪总是不能平静,想这想那各种念头潮水般喧哗。自然想到当下颇为流行的人间佛教,给人欢喜,给人方便……其实,这里的信众尽管没有给自己的行为贴标签,却是用行动践行人间佛教。那些一边走路一边捻佛珠或者嘴唇蠕动的男男女女,他们早把修行生活化和经常化。如此,修行不再是高不可攀,遥不可及的事情。


  • 上一篇:祥和饭庄的张老板
  • 下一篇:走近金沙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