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所在的位置:德国赛车pk拾预测 >> 文化 >> 康巴人文 >> 浏览文章

祥和饭庄的张老板

甘孜日报    2019年05月24日

      ◎罗凌

      第二次到巴塘,是十五年以后的2011年。张伟在一家水电开发公司做厨师,看到巴塘过境旅游的人流量多,有了开饭馆的想法。这个生意以前没有做过,但头脑灵活的张老板只要想到了,便会果断地去干。惨败过一次后,他吸取教训,变得稳重而谨慎,做足了准备工作。为了把饭馆顺利开起来,他仔细研究菜谱,借厨师岗位的便利变着花样做菜,把八大菜系里的家常菜全部做了一遍。去任何饭馆吃饭,都要品一品味道,揣摩人家的特色菜究竟好在哪里,对巴塘人的口味,他也进行了研究。“术业有专攻”,虽然没有上过一天烹饪学校,但经过苦心钻研,不管什么菜,他只要吃过一次,就能分辨出用的什么食材和调料,基本上可以做得像模像样。

       一年后,祥和饭庄开业,为方便“驴友”们来光顾,饭馆开在国道318沿线的金弦子大道上。因为缺资金,最初是与一位同乡合伙开,两个月以后,同乡见生意不太好,便拆资不干,去新疆做棉花生意了,张伟便独自撑起饭馆。人到中年,为了东山再起,他定了“三步走”的目标。

       第一步,在菜的味道上下功夫。他发现,巴塘人嗜辣,但不喜欢特辣,乐山、绵阳的口味与巴塘近似,所以只辗转于这两地请厨师。巴塘是藏汉多元文化交融之地,历史上晋陕两地客商云集,受他们的影响,巴塘人喜好面食,他与厨师悉心研究后,推出了“鹅肠面”。这道川菜与面食“二合一”特色菜,属乐山口味,鹅肠、青菜用郫县豆瓣、花椒、青椒、自制酱料、葱姜蒜茸爆炒后,放入事先煮好的碱面里,色泽红香绿白,劲道好吃。面的取材上,他也费了一番心思,巴塘县城海拔2580米,盐面容易黏糊,用碱面最好。巴塘人对面食挑剔,市场上卖的水面淀粉重,他便特意选择了在川内久负盛名的“九襄碱挂面”做食材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“鹅肠面”成了食客们酒过三巡后的主食,中餐必点菜之—。巴塘人不喜欢吃海鲜,也不习惯过于“高大上”;一般的“驴友”不玩奢侈,只管吃饱吃好,他的饭馆就主营家常菜。慢慢地,光顾祥和饭庄的食客多了起来,网络上的评价好,点击率也高,“回头客”很多,有些“驴友”人还未到巴塘,就已经提前在网上预定了餐点。

      生意走上正轨后,张伟一面偿还过去欠下的债务,一面贷款准备装修店面。巴塘民居为土木结构建筑,巴塘人亲和于木质的东西。他自己在南方生活了多年,也比较喜欢复古风格,在这点上与巴塘人可谓“一拍即合”,于是决定采用中式装修。祥和饭庄口岸好,县内的藏汉文书法爱好者也愿意支持张伟一把,顺便展览自己的作品。一进祥和饭庄的门,扑面而来的感觉是古色古香,咖啡色系为主调,新鲜绿植、雕花小窗棱、中式桌椅,配上巴塘风光摄影与藏汉文书法,古雅文艺。包间名字这类细节,张伟也没有放过,他请人取名,要求是要与装修风格配套。楼下定名为“草堂”“云轩”“可园”,有出处有典故;楼上的雅间则出自中国古代十大名曲:《高山》、《流水》、《晚唱》、《忘忧》。如此一来,大格局与小细节可谓是相得益彰了。

      前两步有序进行后,祥和饭庄扩大业务,请了汤锅师傅。从内地引进各种天然野生菌,在巴塘各乡镇购买农民养殖的纯粮食藏香鸡,汤锅味道清香鲜美,大受欢迎。七、八月份松茸季节来临时,他们还将推出“松茸藏香鸡汤锅”。至此,张伟的“三步走”算是基本告一段落了,接下来还准备在菜的质量上继续完善,让巴塘人和外地食客吃好喝好,生意更加兴隆,这是他最大的愿望。

      祥和饭庄从不请外地服务员,只请县城和南北两面区乡的,张伟认为本地人不仅懂双语,还纯朴勤快。祥和饭庄在管理上也很人性化,虫草采挖季节期间,只要愿意留在店里的服务员,工资是平时的一倍。干得好的服务员,年底还要给予奖励。一个饭店干不干净,主要看厨房、垃圾桶和卫生间,他店里的灶台随时都是锃亮锃亮的,垃圾桶每天按时清理,卫生间从来没有堵塞过,微笑服务星级达标,得到了食药监部门的点赞。

      他问我:“姐,请本地服务员,也算是解决了几个巴塘人的就业问题吧?”

      我说:“当然算。”

      一晃,张伟来巴塘七年了。这几年,教育学区、水电开发等建设项目逐渐增多,张伟又瞄准了商机,开办了“祥云”租赁站,专租架管、塔吊、装载机这类工程上的必需品。不过,这个生意让他比较忧心,因为施工方的工程款项不能按时到位,导致收不到款。

祥和饭庄楼上有两间茶室,名字很文雅,“听雨”和“看雪”。坐在“看雪”雅间,我静静地听他述说多年的经历。

      茶水在他的手中起起落落。他熟稔地洗杯,落茶,高冲低斟,刮沫淋盖。这双手,插过秧子,收过谷子,磨过锆石,架过电线,炒过各种菜,就是没写多少字。我想起梁晓声小说《年轮》的主人公吴振庆,生意做到一定程度,由于文化不高,难以完全打开局面。果然,他说:“我最大的遗憾就是文化低了,这些年吃的都是没有文化的亏,幸好脑子还好使,不然硬是恼火。”

      其间他打了个电话。我故意说:“手机旧了也不换?以前你玩的可是翻盖的摩托罗拉哦。”

    “不换,手机通话质量好就可以了。以前年轻不懂事,才去学暴发户。现在晓得了挣钱不容易,看上去祥和生意还不错是不是?其实操心的事多得很。还有祥云租赁站,都五月份了,去年的款还没收回来呢!”他看了看茶色,给我斟了一杯,继续说:“做生意诚信第一,客户才会信赖,这是我对自己的要求。”

      张伟泡功夫茶的手艺超好,任何一种茶,用同一种茶具,我们泡出来是一种味道,他泡则是另一种很特别的味儿,茶里仿佛倾注着他对生命的体验。我们喝的是朋友送他的十八年“老班章”普洱,茶气很霸道。第一、二道茶弃去不喝,就像他人生中无所事事的草莽岁月;第三道茶苦涩回甘,恰似他姹紫嫣红又狂飚盲进的青春;第四、五道茶渐入佳境,醇厚绵密,叶底柔软、匀称、略带密香,一如他经历大起大落后,将伤痛化为动力逆风而行,终于懂得了悲欣交集的意义。

      他端起一杯茶,轻轻啜了一口,并不马上咽下,让茶水直接刺激味蕾,细细品之,仿佛咀嚼着人生的况味。他说:“巴塘让我重新找回了自信,对这里,我感恩。”


  • 上一篇:初见非遗大师
  • 下一篇:在布达拉宫转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