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所在的位置:德国赛车pk拾预测 >> 文化 >> 康藏文化 >> 浏览文章

情系日鲁库

甘孜日报    2019年06月04日

      周晓宏

      日鲁库的秋,不早不迟刚到点。日鲁库的秋,不浓不淡正当时。日鲁库的秋,不偏不倚,刚着调。

秋日的日鲁库在庄重中成熟,多了一份沉稳,也多了一份素净。一缕秋风抚过,带来远方成熟的味道,把久违的乡情撩拨开来,随着柔和的秋风缭绕远行的心扉。

      乡情正浓。如这斑斓之秋。浓稠的情愫,需要离家的愁绪和四季锻造。因为有了春的蓄积、夏的烂漫和冬的守候,“秋”才这样多彩,因为有了远方的漂泊和异乡的孤寂,故乡的依恋才如此浓烈,于是远去千里,总要归程。

      回归,回归心灵,回归,回归儿时的成长。风尘仆仆的双脚带着他乡的泥泞踏上故土,就在脚下,洒落多少童年的欢笑,在岁月的淬炼中,几多欢笑在肥沃的厚土中已经开花结果,就在这高耸的山峰和广阔草原。

      回望来路,走得太远。寻一缕欢声装点回家的心。只见缥缈的天边还有走过的身影,远方的薄雾已经掩盖不了山峦的巅峰和走过的痕迹,被巅峰刺破的秋雾滑落山腰,让远方的雪峰裸露晶莹的肌肤,在秋风里舞动,却被落叶掩埋,如梦如幻的远方犹如孩童的记忆在成长中淡忘,却在成熟中唤醒。

      放眼原野,远牧的人儿还在遥远的地方,牧归的吆喝还没来得及筹备,回家的催促已经匆匆。草原上的瓦板房只属于日鲁库和日鲁库上的牧民,因此瓦板房的等待就颇显寂寥与凄凉,漫长的等待就是这个秋的写照,漫长的等待,只为远牧的人。

      寂寥的原野落叶有声,那是帐篷对主人的呼唤,金黄的原野枯草有情,只为生命的温度温暖轮回的你。于是,日鲁库的山就变得如此有情,草也如此多情,叶亦如此柔情。在这样的场景中,年年岁岁花相似,几十年如一日从孩童的咿呀等待到中年的感慨,这样的场景岁岁年年人不同,多少过客来了又去,四季轮回频添几多哀愁,老去了岁月,唯有儿时的帐房依然在心中年青。再回儿时成长的牧场,洒落的笑声依然清脆,嬉乐的山涧还是如旧,只是驻留的心多了一份淡淡的愁、淡淡的伤,心强大了,能够容下世间万物,却再也没有机会装容老者的一丝牵挂和一次抚摸,唯有山头的隆达把低沉的梵音吹进空落的心。

      瓦板房老了,连走过的路也老了,木桥在风霜中朽去,老树在岁月中低垂。牧歌老了,连牧场的溪流都低沉,牧人的歌谣不在高亢,强劲的步履开始蹒跚。年青的只有心和心中的日鲁库。

年青的日鲁库依然年青,而年轻游子却不再年青。在一草一叶总是情,一花一木总关情中,我们守不住滚滚年轮,只能拽紧不变的依恋和向往感恩成长的故土,爱恋质朴的故土,让凋零的树叶飘落柔软的心房,温暖游子的心。

      日鲁库的秋,不早不迟刚到点。日鲁库的秋,不浓不淡正当时。日鲁库的秋,不偏不倚,刚着调。

      秋日的日鲁库在庄重中成熟,多了一份沉稳,也多了一份素净。一缕秋风抚过,带来远方成熟的味道,把久违的乡情撩拨开来,随着柔和的秋风缭绕远行的心扉。

乡情正浓。如这斑斓之秋。浓稠的情愫,需要离家的愁绪和四季锻造。因为有了春的蓄积、夏的烂漫和冬的守候,“秋”才这样多彩,因为有了远方的漂泊和异乡的孤寂,故乡的依恋才如此浓烈,于是远去千里,总要归程。

      回归,回归心灵,回归,回归儿时的成长。风尘仆仆的双脚带着他乡的泥泞踏上故土,就在脚下,洒落多少童年的欢笑,在岁月的淬炼中,几多欢笑在肥沃的厚土中已经开花结果,就在这高耸的山峰和广阔草原。

      回望来路,走得太远。寻一缕欢声装点回家的心。只见缥缈的天边还有走过的身影,远方的薄雾已经掩盖不了山峦的巅峰和走过的痕迹,被巅峰刺破的秋雾滑落山腰,让远方的雪峰裸露晶莹的肌肤,在秋风里舞动,却被落叶掩埋,如梦如幻的远方犹如孩童的记忆在成长中淡忘,却在成熟中唤醒。

      放眼原野,远牧的人儿还在遥远的地方,牧归的吆喝还没来得及筹备,回家的催促已经匆匆。草原上的瓦板房只属于日鲁库和日鲁库上的牧民,因此瓦板房的等待就颇显寂寥与凄凉,漫长的等待就是这个秋的写照,漫长的等待,只为远牧的人。

      寂寥的原野落叶有声,那是帐篷对主人的呼唤,金黄的原野枯草有情,只为生命的温度温暖轮回的你。于是,日鲁库的山就变得如此有情,草也如此多情,叶亦如此柔情。在这样的场景中,年年岁岁花相似,几十年如一日从孩童的咿呀等待到中年的感慨,这样的场景岁岁年年人不同,多少过客来了又去,四季轮回频添几多哀愁,老去了岁月,唯有儿时的帐房依然在心中年青。再回儿时成长的牧场,洒落的笑声依然清脆,嬉乐的山涧还是如旧,只是驻留的心多了一份淡淡的愁、淡淡的伤,心强大了,能够容下世间万物,却再也没有机会装容老者的一丝牵挂和一次抚摸,唯有山头的隆达把低沉的梵音吹进空落的心。

      瓦板房老了,连走过的路也老了,木桥在风霜中朽去,老树在岁月中低垂。牧歌老了,连牧场的溪流都低沉,牧人的歌谣不在高亢,强劲的步履开始蹒跚。年青的只有心和心中的日鲁库。

      年青的日鲁库依然年青,而年轻游子却不再年青。在一草一叶总是情,一花一木总关情中,我们守不住滚滚年轮,只能拽紧不变的依恋和向往感恩成长的故土,爱恋质朴的故土,让凋零的树叶飘落柔软的心房,温暖游子的心。


  • 上一篇:黄狗
  • 下一篇:又见阳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