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所在的位置:德国赛车pk拾预测 >> 文化 >> 康藏文化 >> 浏览文章

走近“黑石城”

甘孜日报    2019年05月20日

黑石城。 周华 摄

    ◎周华

      与其说它是城,还不如说它是一处景观。

      在没有成行之前,对黑石城的印象还只是停留在概念上。不过,毕竟“城”还是有吸引力的,再加上“黑石”二字,更是平添了更多的悬念。于是,心底便多出了一种念想,总希望有一天去看看这座“城”,去感受一下传说中的贡嘎山观景平台的独特之处。

     深秋时节,康巴高原美得让人心跳。一场大雪过后,大自然的巨笔开始将高原染黄。黄色的油彩在不断的扩大,嗅着秋天的味道,行色匆匆的旅人驾驶着悬挂各地牌照的汽车,让新都桥这座享有摄影天堂美誉的小镇,显得格外热闹。小桥旁、杨树下、小溪边,美丽的新娘身披婚纱,在摄影师的指点下,和着纷纷的落叶,将最美的年华定格在秋天。

     与同伴在新都桥品味秋景后,总觉得心底还有些许遗憾,于是,在未做任何准备的情况下,便驾车向黑石城进发。

     汽车驶出新都桥后,很快便一头扎进国道318线川藏南线。与平坦顺畅的川藏南线相比,通往高尔寺山的公路已经没有了路的样子。公路的边沟早已找不到踪影,曾经忙碌的高尔寺山段川藏公路老线,除了满目乱石就是大坑小凼。冰雪消融后的水流不断的冲刷着公路,让已经很难通行的路显得瘦骨嶙峋。路上的车少的可怜,即使偶尔有一辆越野车驶过,也被泥浆包裹得严严实实。与冷清的川藏公路老线相比,穿山而过的川藏公路新线则车水马龙。自从公路隧道通车后,南来北往的汽车不用再翻越高尔寺山,于是,山上的那条公路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野,成为一道留在记忆中的风景。

     在高尔寺山顶,一个标注有海拔4412米的蓝底标志牌显得有些孤单,与之相伴的,除了呼啸的大风外,还有随风飘动的嘛呢旗。头顶的蓝天没有一朵云彩,远处的雪山格外洁白耀眼,曾经繁茂的小草已经枯黄了,几朵不知名的野花在寒风中书写着最后的辉煌,仿佛在向人们宣誓着它的存在。

     山还是那座山,只是没有了往日的喧嚣,回归到属于它的宁静。河还是那条河,只是它旁边的道班房没了,叮咚的河水唱着欢歌,流淌着只有它自己才能听懂的故事。从川藏公路老线通往黑石城方向的公路是单行道,虽然崎岖,但却很平整。汽车驶上这条路的一瞬间,车内一下子安静了许多。

     公路从小河边开始爬升。荒原上,一座独立的小山进入了我们的视线,山上,几辆越野车沿着车辙像蜗牛一样向山顶缓慢移动。难道他们要去的地方就是人们所说的黑石城?我在心底自问。经过打听后才知道,这里是“小黑石城”,山顶也有“黑石”,也可以遥望贡嘎。但如果要更近距离感受贡嘎神韵,还得去“大黑石城”。

     在阳光的照射下,柏油路面反射着强烈的光。路上很少能见到车辆驶过,只有呼呼的风在拼命撕裂着高原的宁静。我和同伴们放慢车速,仔细搜寻着一切与“大黑石城”有关的印迹,但却始终没有发现“大黑石城”的影子。就在这时,我发现有一辆挂着湘A牌照的越野车停在路边,一男一女两位游客正在车边检查轮胎。经过询问后得知,两位游客原来是一对夫妻,这对夫妻是湖南人,已经是第四次到黑石城了,因为前三次都没有拍到“日照金山”,所以才不远万里,大老远的从湖南驾车过来。

     有了轻车熟路的“向导”,我们的车在他们的带领下慢慢驶过一片草原,然后前往一块台地,在经过了一片开阔的浅灌木丛后,前方突然开阔起来,一蓬蓬如剑的黑石直指云天,一排洁白的山峰也相继进入我们的视线。我以为是到了“大黑石城”,忙着下车拍照。那对湖南夫妻却告诉我,这里根本就不是黑石城,只不过这里也可以看到贡嘎雪山罢了。

     汽车继续在荒原上行驶,转过一座小山丘后,两座规模巨大的黑石城相继出现在眼前。风疯狂地撕打着经幡,发出噼噼啪啪的声响,一群人正对着一座身披白纱、高耸入云的雪山顶礼膜拜。阳光下,神秘的黑石不经意的矗立着,与周围光秃秃的大山形成了鲜明对比。这些黑石到底从何而来?是什么人在如此偏僻的大山上垒成了这些“城堡”?面对洁白的雪山,人们没有发出一丝声响,是怕惊扰了雪山?还是大家都在心底默默祈祷?我不得而知。只有神奇的黑石城留给我的问号,在脑海中越来越大,最终又灰飞烟灭。

     阳光从黑石城的背后照射过来,在如浪的山脊后留下了一片片暗影。远处贡嘎耸立,近处经幡飘扬。裹着厚厚户外服的摄影爱好者们,已经在黑石城边选好机位,等待着夕阳西下时,留给贡嘎的那一抹荣光。



  • 上一篇:童年的水乡
  • 下一篇:小满芬芳的记忆